上饒新聞 首頁> 時尚娛樂 > 快訊 > 正文

蘆芳生 姚汝能得活下去,無論投靠誰

2019-07-26 14:56:00來 源:新華網      評論:0點擊:
  熱播劇《長安十二時辰》中成天穿得紅紅火火,遇事就公式的姚汝能,時而忠奸不明、時而正邪難辨,觀衆好奇,你到底是哪兒頭的啊?在昨晚播出的劇情中,他終于做了一次選擇。
 
  不久前,新京報記者采訪到了姚汝能的扮演者蘆芳生,出生于上海的他,年少時曾在日本旅居11年,大學畢業後卻毅然決定回國考北京電影學院。
 
  他對這個角色有很多自己的思考,原著中姚汝能是易烊千玺扮演的李必的發小,這讓已經步入不惑之年的蘆芳生驚嚇不已,趕快回家敷面膜。
 
  得知要演李必發小,嚇得敷起面膜
 
  從小在日本生活的蘆芳生總給人一種很謙和的感覺,而說起當下正在熱播的《長安十二時辰》,就像擊中了他的興奮點。
 
  蘆芳生曾和導演曹盾合作過《海上牧雲記》,他曾看過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原著,當得知是易烊千玺飾演李必後,超級緊張,“因爲原著裏李必和姚汝能是發小,我跟導演說:怎麽辦呀?人家17(歲),我40(歲)!這年齡差都能演父子了。導演說:沒事,我給你改改人設,讓你變成是看著李必和太子長大的大哥,但最後也只差七八歲。”
 
  一想到“發小”兩個字,蘆芳生就心顫,“我得趕緊敷面膜啊,化妝師就說:哎呀,你這個臉太粗糙了,你看看人家千玺的臉!”每次演對手戲,蘆芳生站在易烊千玺對面,看著對方的臉就覺得真是又瘦、皮膚又好。
 
  好在前期,姚汝能每天都跟在雷佳音飾演的張小敬身邊。他說前段時間,有網友叫他“姚太太”,還挺有意思,而且他很喜歡這個名字。
 
  姚汝能一直在自保,給自己留後路
 
  從劇情初始,姚汝能就盡顯“公式”和“怕事”的本性,此前還因爲逃跑速度超快而上了熱搜。蘆芳生說,姚汝能的這些特點都是有原因的,這個人物在曆史上也是很有故事的,“最開始,他和張小敬說過,我們姚家的事,在長安就是一個笑話。”他本是宰相姚崇的孫子,後來姚家出事全家被拉到菜市口斬首,只留下姚汝能一個,“所以他特惜命,而且他是獨苗,必須要活下來,自己又是宰相後人,那種落魄貴族的心理一直都有,他想恢複姚崇當年的輝煌。”
 
  劇中,姚汝能喜歡搓自己的那塊玉,“因爲那塊玉是太子賜的,是身份的象征。”
 
  雷佳音飾演的張小敬曾問過姚汝能:“你什麽時候能不退?”在蘆芳生看來,姚汝能其實一直在自保,“他很謹慎,也很自私,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在給自己留後路,他誰的人都不是,誰最後能贏,他就是誰的人。”而在本周一播出的劇集中,姚汝能第一次擊鼓“不退”。
 
  回國考北電成黃渤同學
 
  蘆芳生出生于上海,小學畢業後,隨家人旅居日本,大學學的是工商管理,畢業後找了一份很體面的工作。一次意外,他被星探發掘,在接受了經紀公司的短期培訓後,決定回國學習表演。“日本沒有學表演的學校,只有日本藝術大學的表演系、導演系,不像國內,有專業的藝術院校。我覺得自己還是需要系統地學習一下,所以就回了國。”
 
  最開始父母並不贊同蘆芳生回國,畢竟他在日本生活了多年,和國內早就脫節了,“其實我還是從父母那裏知道的北京電影學院。”說服父母的過程漫長而艱辛,好在最後家裏還是同意了。
 
  他先是上了北京電影學院的進修班,“我當時在進修班的時候遇到了貴人崔媽媽,就是帶趙薇、陳坤、黃曉明的崔新琴老師。同班同學還有黃渤,後來我上了本科,他上了配音班,我們關系一直很好。”
 
  由于從小在國外長大,蘆芳生受日本文化影響,回國很久還保持著當地的生活習慣,“我記得那個時候都回來半年了,同學們老覺得我傻,沒事就跟人點頭哈腰的,拿個東西就老鞠躬,其實也不是說那裏的文化好與不好,就是習慣不同,下意識就會那樣去做。”
 
  曾經沒戲拍交不起房租
 
  蘆芳生剛畢業那會兒,影視劇市場恰逢盛行老戲骨,曾經一度沒戲拍的他很崩潰,“沒人贊同你,沒人欣賞你,那是一種對自尊心的傷害,也是對自己努力的否定,還有最重要的就是生活很難,沒錢租房,只能去跑組。剛走出門,你的簡曆就不知道被扔哪兒了。”那段時間,蘆芳生最感激的還是父母,“他們一直鼓勵我,說沒戲拍可以考研、繼續學習,你也可以給自己定一個計劃,比如到了30歲,還不行該怎麽辦。”後來,他接演了電視劇《永不磨滅的番號》,在業內獲得認可,戲也多起來。
 
  蘆芳生曾經也想過拿獎、出名,“我想過拿奧斯卡,不過每個人的機遇和命運都是不一樣的,只要我演好戲,努力了就好。而且,我覺得男演員的生命力還是很強的,我要演到演不動爲止。”
 
  雷佳音
 
  經常可憐巴巴地看著我
 
  《長安十二時辰》是蘆芳生和雷佳音第一次合作,“他屬于自來熟,有什麽從不藏著掖著,我們很多對手戲都是即興發揮的。”蘆芳生一直認爲,認真的演員不需要磨合,“我們有時相互配合走一下戲,都是說走就走,沒有那麽多事,都是爲了把戲拍好。”最開始幾場戲,兩個人還沒那麽熟,後來熟了,雷佳音總是可憐巴巴地看著他,“我一收工,他就特羨慕地看著我,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。我知道他跟我拍完,還得去下一場,我說我有事先走了,他就看著我說:一會兒夜裏還有一場打戲。真的是挺辛苦的,感覺半條命都沒了。”
 
  易烊千玺
 
  發燒39℃還在拍攝
 
  劇中,蘆芳生和易烊千玺有不少對手戲,“說到千玺,我只能想到四個字‘後生可畏’,有時就想,我17歲時在幹什麽呢?說實話,我跟千玺不熟,的確也有代溝。他話不多,有點少年老成的感覺。人家是小朋友,你也不知道跟他說啥。現場基本就是聊聊戲,但是他的努力我們都看在眼裏。”
 
  印象最深的是易烊千玺拍靖安司的第一場戲,“那時對他的印象就是很瘦弱。”他拍完之後就蹲在那兒一動不動,蘆芳生和雷佳音還納悶呢,這孩子怎麽了?“後來才知道那天千玺發燒39℃,一直拍完最後一場戲,經紀人才告訴導演,導演說那你們還不趕快去醫院。”
 
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
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[www.bowatte.com]
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[www.bowatte.com]

相關閱讀:

上饒日報社簡介 | 關于我們 |    新聞熱線:0793-8224621 投稿:srnews@163.com 業務合作:0793-8224921 舉報電話:0793-8224621

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.備案/許可證號:贛ICP備09014908號-1.

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